主薛晓(可逆不可拆),副忘羡,曦瑶,轩离,可以接受聂瑶,曦澄,勉强受得了双道和双鬼道。。。

50fo了,点梗~~~
想看什么,薛晓,晓薛,忘羡,曦瑶……都可以哦
emmmm,预计,,,,,
下周双休日更😂😂😂不怪我,谁让电子科大的课表那么紧凑的,学校还绞尽脑汁的占用课外时间办什么讲座,我没兴趣的演讲,活动。嗯,比如,昨天一天,从早上七点半,到晚上七点半,我都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‘体验生活’,美其名曰‘素质拓展实践’,我去他的!我连饭都没吃上(不会做饭的孩子默默哭泣),午饭加晚饭,都没吃😂😂最最重要的是,还没网😭😭要炸毛了!!
那泥泞的小山路,那嗖嗖的凉风,嘶——
下午下了雨,不小的雨,他们还作死的打仗——用那种盛水的小气球扔来扔去的那种——我没被冻感冒都要谢谢上帝保佑了
呜呜呜呜—...

【薛晓】情长HE,Chapter13

  “砰——”净月的门被猛的炸开,染怒气冲冲的进来,质问:“是你将那段记忆给晓星尘的?!”
  青林欲动手,被净月一抬手阻止了。青林虽然不解,但还是乖乖退下了,离开之前贴心的为他们关好了门。
  净月坐在床上,碧绿色的眼眸微眯,衣衫半解,甚是撩人:“是。”
  唰——
  剑尖遥遥指向他的咽喉,原本漆黑的眸子泛着隐晦的蓝光:“东方净月,谁给你的胆子——动他们?”
  净月笑笑,下床来一步步踱向她,染的眼眸越眯越紧。
  “当然是你啊。”净月来到她身前几步站定,白皙的手掌握住月魄锋利的剑身,缓缓下移,带着月魄的剑尖指向自己心口。上前一步,胸前的白衣立刻被鲜血染红。净月似乎心情很好,沾血的手指轻轻抚过微凉的剑...

【薛晓】情长che

点这里看洋洋温柔↑道长~~
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292447717982298
石墨链接走评论,翻了吱我一声~~
我去吃午饭了,食用愉快~~~

【薛晓】情长HE,Chapter12

被屏了,还没正式开车呢😂😂😂
链接走评论😂😂😂

【薛晓】情长HE,Chapter11

去了欢乐谷,天哪,惊险刺激,快吐了😂😂
凑空更的,只有1800,无车,凑合着看吧先,改天一定开车
黑衣男子回过头看晓星尘愣在了原地,自是知晓原因。

他从一开始跟着主子,主子就一直在弹这首歌,要么就是直接通过一块透明小石头听里面传出来的女声。

说起来,也已经有半年了。更详细的状况,也只有跟着主子更久的另一位才知道了。

如今这声音,正是那块石头发出的没错。

看出晓星尘眼中的疑惑,他并不打算多解释什么,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,他心如明镜。主子既然要见他们,到时候想说自然会告诉他们的。

“快跟来吧。”他开口催促晓星尘,晓星尘这才算从思索和震惊中出来,只不过,再抬起脚时,已是沉重许多。

为何?...

占tag致歉

35fo开车,开车,开车!

35fo开车,开车,开车!!

35fo开车,开车,开车!!!
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说三遍说三遍!

【薛晓】情长HE,Chapter10

2000字奉上~~~

床并不算小。

是夜,晓星尘和薛洋早早地睡下。

本来晓星尘想睡地上打地铺的,但被薛洋一把拉到了床上压在身下,坏笑:“道长不想在床上睡觉,可是想和阿洋做些别的事情?”说着右手顺着他的脸颊、脖子、锁骨、胸口一直下滑到晓星尘腰间,暧昧的摩挲,暗示意味明显。

晓星尘心中警铃大作,从未有过的酥酥痒痒的感觉沿着脊梁骨蔓延而上,让他头皮发麻,果断的推开他扯过被子,将自己裹了个严实,连衣服都没脱,淡淡道:“睡觉。”

薛洋盯着某道长耳尖可疑的红晕,轻轻地笑笑,搂过他的身子,将脑袋埋在他胸前,心满意足的睡过去。

因为还要夜猎,所以两人没有睡多久,个把时辰之后便起来了。

夜猎之前的...

【薛晓】情长HE,Chapter9

“喜欢,怎么会不喜欢呢?”晓星尘将薛洋搂的更紧了一些,在他耳边低喃。

薛洋勾起嘴角,甜甜道:“道长,等我伤好了,我们去夜猎好吗?我想赎罪,我想配得上你。”

当然,见着这样的薛洋,晓星尘又心软了。

虽然他犯下过不可饶恕的错误,但那毕竟是没有人教他怎样去做一个好人。他从小被抱山散人收养,不算锦衣玉食,倒也是衣食无忧,根本就不用担心如何活下去。抱山散人的教导,让他从小就心怀天下,入世后也不曾见过世间险恶,因此一颗赤子之心从不曾遗失。

但薛洋不同。

他是孤儿,从小在街头流浪,为生计奔波,吃不饱,穿不暖。童年时的断指,他不知道他有多痛,也不知道他当时是多么的害怕和绝望,但大概是从那时起,薛洋...

【薛晓】情长HE,Chapter8

我对不起你们(捂脸)
不说了,上文
只有800,吻戏我真的写不下去了,凑合着看吧
薛洋最后还是妥协了,他对晓星尘一向没有什么抵抗力,不论什么事,只要晓星尘开口,用不了多久,他都会软化的。
这是只属于晓星尘的特权。
待晓星尘为薛洋仔细包扎过后,从衣袖中取出一颗黄色的硬物,塞进了薛洋的嘴里。一股奇妙的甜味在嘴里化开,将他的眼睛又生生的逼红了,晓星尘见状无奈的叹了口气,怎么又哭起来了……这还是薛洋吗?
“道长……”薛洋吸吸鼻子,毫不在意自己的服软,他愿意在晓星尘面前暴露最真实的情绪。
“好了好了。”晓星尘表示自己就像在养小孩子。现在的薛洋,情绪不稳,患得患失,又任性(?),可不就像个小孩子吗?
晓星尘安慰好薛洋,又...

【薛晓】HE,Chapter7

事先声明,今天的文我早上更过了,所以这一篇只是一个补充加铺垫,大量篇幅描写染,涉及洋洋和道长的前世(私设私设,表打我),不想看的可以直接跳过,不会影响后面的阅读(大概吧?),当然想看的也很欢迎

(弱弱的小声bb,过处可以留句评论吗?银家写的好累,想要评论充电)

不说了,上正文,2000+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幽玄界。


染正在闭目小憩。


“染小姐,族长让您最近三天之内回去一趟。”一道人影从突然出现的漩涡中出来,语气恭敬却不容拒绝。


“大长老,哦不,神羽照,我好像早就说过了,我和神羽家族已经断绝关系,我现在姓晓。”染连眼都没抬,十足十的不给面子。


“染小姐!”那名...

©夜翎12
Powered by LOFTER
      1/2